新闻中心

NEWS

固定收益信托抢购潮:半小时销售一空

点击次数:澳门金沙4166am

现在的固定收益信托产品炙手可热。出炉不久即告售磬的现象比比皆是,买不到产品的投资人则“嗷嗷待哺”。国内投资渠道的狭窄,正在以固定收益信托一份难求的形式,表达着无奈。

  作为固定收益信托产品的忠实“粉丝”,几个月前王先生就和信托公司经理约好:只要一有固定收益信托产品就立即电话通知他。然而,在他接到电话后立即赶到信托公司时,却被告知这款原本是150万元资金门槛、预期年化收益率12%的产品,发售时已将门槛提升为300万,而且“已经被抢光了”。

  “现在固定收益信托产品卖得这么火,大家都抢着买。300万以下总共才50份的固定收益信托产品,来了这么多抢购的客户,只能提高门槛来卖了。”面对王先生的郁闷,信托经理也表示无奈。

  事实上,王先生的遭遇并不是个案。“300万元起步的产品,半个小时销售一空,这已经是普遍现象。”一位银行理财经理介绍说,固定收益信托产品已经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甚至,如业内人士所反映的:“固定收益信托产品两分钟就卖出三个亿,其他买不到产品的客户正处于嗷嗷待哺的阶段。”固定收益“产品荒”的时代已经来临。

  房地产产品退居非主流

  自从去年固定收益信托产品开始受宠以来,就被贴上了“跑赢CPI”的标签而受热捧。然而事与愿违的是,今年固定收益信托的发行量开始骤减。

  以第一季度为例,据相关数据统计,有507只固定收益类信托产品成立,总规模为609.83亿元,相比于去年同期成立的614只产品和1012.58亿元的规模,第一季度成立的数量下降17.43%,规模下降39.77%。而截至今年4月24日,4月份成立的固定收益信托数量不及3月的一半。

  其中,据华宝信托产品研究总监卢晓亮介绍,目前国内固定收益信托产品主要集中在房地产、基础设施、证券(股票质押、结构化的证券)方面。相比之下,后两者的比重远远高于房地产信托产品。

  以华宝信托为例,“房地产类固定收益信托产品的占比还不到6%,而且各个公司的占比都在往下调。”华宝信托财富管理中心总经理朱俊杰说。

  其他业务总量的增长,挤占了房地产固定收益信托产品的份额。因此也造成了房地产信托产品数量的下降。

  “今年不少房地产融资不走信托渠道,而是将目光转移到地产基金或是第三方理财机构方面,造成房地产信托产品的减少。”业内人士称,由于房地产信托风险高,使得一些信托公司在项目选择上也更为谨慎。

  “信托公司在项目的审核上要求提高了。”卢晓亮介绍,一些相应的指标和审核都指向行业的龙头企业、上市公司等,同时在地域上尽量选择长三角区域。在这样严格的“照妖镜”下,很多产品都被排除在固定收益信托产品的大门之外。

  与此同时,只要条件允许,“信托公司一般倾向于将产品都做成单一资金类信托产品,导致集合类产品的数量下降。”

  业内人士称,由于2010年推出的《信托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下称《办法》)规定,各信托公司在进行任何业务时,都需要在国家宏观调控政策和银监会监管政策导向之下,配合积极调整业务规模和业务结构,以确保在2011年12月31日前达到净资本各项指标的要求。“集合类产品在申报、程序方面较为复杂,而且需要计提的风险资本远远高于单一类信托。在这个前提下,大多信托公司选择了单一资金类的产品”。

  固定收益占据半壁江山

  信贷收紧和股市的不景气,给投资者的热情泼了一盆冷水,使其投资心理也趋于稳健。“这两年一直找不到更好的理财渠道,想来想去感觉也只有固定收益信托产品靠谱些,至少还能保本。”

  从去年开始一直以购买固定收益信托为主的王先生,道出了这两年投资人的普遍心态,这也是大量闲钱纷纷涌入购买固定收益信托产品主要原因。

  一马当先的,是那些大企业和私营企业主。“这些企业主由于找不到好的投资项目,便开始把注意力锁定在固定收益信托产品上。”一位不愿具名的信托公司销售高层透露,去年年底开始,这些掌握大量集体资金的企业主,就选择了单一信托的方式将资金和项目与信托公司对接,“这分食了原本就不多的固定收益信托产品的份额,使流向市场的集合类信托产品数量自然就少了。”

  而更多的,是似乎全民都意识到了这是一个负利率的时代,而银行受到的管制太多,“施展不开手脚”,信托公司便趁机冒尖。“固定收益信托产品刚好符合了市场的逻辑。”卢晓亮介绍,在利率市场化的尝试方面,固定收益信托产品满足了市场的需求,“在投资者还没有其他更好的替代品的情况下,造成了固定收益产品的抢购一空。”

  这样的情况也让信托公司开始对投资者“投其所好”。“对同一个投向的产品,信托公司既可以设计成不保本的产品,也可以设计成固定收益类型的产品,通过设计不同的产品与合作方谈判。”

  卢晓亮介绍,目前信托公司设计的固定收益产品居多,反映了信托公司为适应市场的变化而进行的业务策略转变。据了解,目前在华宝信托的固定收益信托产品就已经超过了50%的占比。

  从“刚性兑付”过渡到“基金化”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信托公司而言,他们更愿意称之为“类固定收益信托产品”。

  “毕竟有投资就有风险,客户购买前,信托公司一般会做足够的风险揭示。”卢晓亮说。

  然而信托公司过往业绩的证明,给客户的感觉却是买了固定收益信托产品就犹如“上了保险”。“从我们推荐给客户固定收益信托产品开始,从来没有未按时兑付过的固定收益信托产品,这让很多客户认为固定收益信托产品的稳健。”朱俊杰如是说。

  与此同时,银监会也不愿意看到信托公司面临无法兑付的窘境,采取了压力测试、项目报备、控制规模速度等监管手段要求信托公司进行“刚性兑付”,这似乎为投资者撑了腰。“虽然刚性兑付从来不会在文本里出现,但由于投资者有着固定收益的预期,加上信托公司本身也不愿意因为无法兑付而引发信誉危机,必要时会实施刚性兑付。”朱俊杰认为,这让投资者自然对固定收益信托产品趋之若鹜。

  虽然固定收益信托产品的紧俏,让信托公司的业绩不断飙升,但信托公司对此并不过分乐观。“在投资者教育上,我们想让大家知道有投资就有风险,包括购买固定收益信托产品也不例外。”

  卢晓亮介绍,现在投资者似乎已经认定固定收益信托产品保本保收益,这对于信托公司的初衷是不符的。在产品的设计上,信托公司更愿意将原本的固定收益信托产品发展成基金化的信托产品。“或许,随着这种趋势的到来,固定收益信托产品将不再是香饽饽。”业内人士预测说。(《投资有道》杂志记者 罗梅芳)